描述

医疗创业不求获利,把底线定位在社会获益,可能吗?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5-30 分类:
亚马逊,摩根大通和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保险公司联合投资新建的医疗保...

 

 

 

亚马逊,摩根大通和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保险公司联合投资新建的医疗保险机构一直鹤立鸡群,难以模仿,宣称投资并创办该公司的唯一目标是实现医疗健康三个核心目标,即更好结果,更高满意度和更好的成本效益。不追求获利,把底线定位在社会获益,可能吗?

 

 

自从六月份,Atul Gawande被三巨头(亚马逊,摩根大通和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保险公司)任命为新建医疗保险机构CEO以来,Gawande博士作为掌舵人,一直把该公司描述为一个“非营利机构”, 不仅完全独立于投资者三大家族,而且确保其运营管理的愿景:始终专注于患者/客户的需求至上

 

业界人士在观察该公司的创业理念和目前的运营,评述认为它一家非营利性“内部机构”,仅为三家股东公司职员提供医健服务。

 

崭新的医疗服务实体

 

换句话说,它是一个新的企业实体,而不是某一跨国企业的内部功能部门。该企业的服务宗旨是公益健康事业,对其投资机构负责,而不是对需要医疗保健解服务的客户负责。因它所提供的医健服务仅为三家企业的职员及家属服务。

 

从风险投资行为考虑,风险投资本身就是风险和不确定性。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家公司斗胆发起一项商业或非营利性项目来拯救当今美国近乎失调的医疗保健服务系统,降低或平衡日益剧增的医疗保健费用支出。

 

从表面上看,三家投资机构承诺长期投资来支持并验证一种崭新的医疗健康解决方案或模式。

 

尽管如此,作为投资项目和相关的非盈利运行,业界人士一直在寻求一个悬而未决问题的答案:如此非盈利性机构如何运营,谁将是最大的获益者?是投资机构(投资的本意)?还是120万多名员工及家属?

 

从另一个角度看,三家投资公司是否会因此创新型服务而节省必要的医健支出?是否能形成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或非盈利性解决方案?然后按照商业解决方案出售?让社会从中获益,包括降低或平衡医疗健康保险费用等?

 

耶鲁大学公共卫生与管理学教授霍华德·福尔曼说:至少现在没有人能明白这家公司将会做出什么模式来?是否隐藏着哪些“暗流”。是否因为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就可以任性?是否通过与三个投资企业天然的合作伙伴关系,来尝试创新医疗健康方案或模式?哪些将是真正的变革?

 

严格保密的商业模式

 

三家投资公司对其投资意向昂和商业或非商业意图的严格保密,不仅让政府关注,更让那些渴望了解商业内情,而且迅速复制模仿的的私营机构坐卧不安,寝食难眠。

 

因为在医疗保健方面的任何创新解决方案都会引起公众和全社会的关注和热议。

 

这些投资机构和跨国企业的高管和掌门人的骨子里,通常对社会改革并不感兴趣,这些也不是公司的“业务范围”。

 

公司高管更倾向于如何赚钱、如何回报投资者,甚至也不那么关注是否提高医治病人的服务质量。也就说投资机构和商业机构更关注投资赚钱,而非投资改善民生和健康素养。

 

创新模式得到业界认可

 

 

当然了,业界人士也有赞扬该创新公司志愿解决国家目前的医疗保健窘境,挑战陈旧的医疗服务体制,认为这完全符合他们投资者的商业利益,因为雇主支付给员工的医疗保健成本在不断上升,他们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

 

正如Gawande博士自己透露的那样,他正在写一份白皮书,希望为全世界展现一个全新愿景。而他本人在描述这项CEO工作的使命时说:降低成本、改善三家公司员工的医疗保健费用,并为社会其他人提供解决方案是他的三大目标。

 

他还强调,该公司是一独立于亚马逊,摩根大通和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业务的实体公司,不是那些投资股东公司一部分;其次,该公司属于非营利机构;第三、不以营利为目标。

 

投资并创办该公司的唯一目标是实现医疗健康三个核心目标,即更好结果,更高满意度和更好的成本效益。

 

 

Gawande还强调,如果能够为企业员工提供任何解决医疗和健康的成功方案,也都将用于社会公益事业,而非企业财富,我们将向所有人开放我们模式。

 

他强调:公司不会像那些商业化基因服务公司那样,把发现和利用基因专利作为公司获利的渠道之一。

 

正如我们发明了一种新的外科手术,我们会告诉所有人并教会所有需要的人如何应用该方法。而不会说,你必须给我们10%未来收入或股份,来报答我教会你这种手术方法。